圣农发展引KKR豪赌白羽鸡产业的背后

2020-01-17 投稿人 : www.jd-dkj.cn 围观 : 1176 次

" KKR火线帮助神农发展!"最近,神农发展宣布了一项固定增加非公开发行的计划。该公司计划以每股12.30元和18%股权的价格提供246亿克朗的战略援助。这种合作背后,可以刷新KKR的决策效率,是神农开发的独特肉鸡集成产业链模式与KKR食品安全投资逻辑的完美结合。

神农发展最高管理层透露,神农发展的销售结构在经历了瘦肉精事件、肉鸡快速成长事件和最近伏羲事件等食品安全危机的洗礼后,预计会继续改善。随着大客户订单的增加和行业基本面的逆转,神农即将开展新一轮产能扩张,KKR的支持来得正是时候。

两个星期后最后确定救援路线

7月下旬的一天,三农发展主席傅光明在接待室等着远方的客人。此时,傅光明还没有为接下来会发生的事情做好准备,他也没想到自己会在两周内与这位客人达成一笔大交易,这将在资本市场引起广泛关注。

KKR,世界上最古老、最有经验的私募股权投资机构之一,先后投资中国现代畜牧业控股有限公司、中粮肉类投资有限公司和亚洲畜牧业控股有限公司,这次,KKR人原本要去南平考察一个项目。他们参观了神农开发区,听取了南平市工商联合会主席傅光明的讲话。接近KKR的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会议是由傅光明的女儿傅芬芳促成的。

但这不是个好主意。“不仅资本市场感到非常突然,我们也感到非常突然。KKR根本没有来南平与我们合作。起初,每个人只是坐在一起聊天,但他们聊的是合作,尤其是投机。因此,两周后合作最终敲定,签署了保密协议,公司股票从8月8日起停牌。”神农发展副总裁兼秘书陈建华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

对于此次合作,资本市场在各个方面都进行了大胆的想象,双方还签署了《战略合作协议》,表示将在业务发展战略、运营能力和核心运营指标、管理绩效评估机制、资本市场和资本结构优化及资本利用、海外业务和并购等范围内进行合作。然而,由于时间原因,双方合作的方式和具体内容可能仍需在今后的接触中进一步确定。

短期内,KKR拥有24.6亿元的股份。对神农发展最直接的帮助是降低金融成本,缓解流动性短缺。该公司表示,扣除发行成本后,10亿元将用于偿还银行贷款,其余将用于补充公司的营运资金。

数据显示,截至2013年12月31日,公司合并报表的资产负债率为58.81%,高于上市牲畜公司47.73%的平均资产负债率。截至2014年6月30日,公司流动负债为43.97亿元,负债总额为50.97亿元,较高。但是,如果募集资金到位,根据公司2014年6月30日的财务数据,公司所有者权益将增加约24.6亿元,合并报表中的资产负债率将降至45.83%,流动比率和速动比率将大幅提高,抵御风险的能力将增强,公司将能够降低债务融资成本。

KKR上一次对中国农业的投资引起了很多关注,2008年将会有更多的现代畜牧业投资。2008年,KKR第一轮现代畜牧业投资约1亿美元,2009年又投资5000万美元。现代畜牧业规模从3个牧场和24,000头奶牛逐步发展到22个牧场和近180,000头奶牛。2010年,现代畜牧业在香港证券交易所成功上市。

业内人士告诉《中国证券报》记者,在决定投资现代畜牧业之前,KKR已经与现代畜牧业接触了两年。对t的投资

KKR在《中国证券报》向记者发布的新闻稿中表示,作为动物蛋白的重要来源之一,对鸡肉的需求正在迅速增长。台湾和香港的鸡肉消费量占肉制品总消费量的近40%,而中国大陆的鸡肉消费量仅占17%。中国人均鸡肉消费量为每年10公斤,低于美国人均43公斤,仍有很大的增长空间。

“从总体上看,投资神农发展符合KKR支持大消费的投资逻辑,包括KKR对现代畜牧业、中粮肉类、亚洲畜牧业等农业领域的投资,以及去年青岛海尔10%的战略股东认购33.82亿元,都反映了KKR对大消费的偏好。”李海说。

事实上,经过两年在白羽鸡行业底部的洗礼,其投资价值再次凸显。神农发展表示,受2012年“快生鸡”、“禁用药物鸡”事件和2013年初“H7N9流感”事件的影响,国内白肉鸡肉行业经历了近两年的低迷。此外,2014年1月以来,规模小、环保投资低、抗风险能力差的白肉鸡养殖企业退出市场,规模大、环保基础好、质量管理规范的大型白肉鸡企业迎来了新的发展机遇。

”在中国,肉鸡生产向大型企业集中已经成为一种趋势。大型企业的市场份额从2007年的12%上升到目前的30%,但与美国等成熟市场95%的集中度相比,仍处于较低水平。”KKR全球合作伙伴和大中华区总裁刘海峰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

不是“合理”而是合理

在众多的白羽鸡企业中,KKR为什么更喜欢神农的发展?

30年前,傅光明和他的两个弟弟从当地武装部辞职出海后,向银行借了2万元,在县供销合作社十里铺山下买了一个连续亏损的养猪场,开始了他们的生意。三十年后,神农从养鸡场发展成为集上游家鸡养殖和下游屠宰加工为一体的大型肉鸡产业链。

与另外两个“白羽鸡三剑客”相比,神农的发展与益生菌份额的区别在于益生菌份额集中在最上游的祖鸡环节,而神农的发展则为祖鸡、母鸡、商品鸡以及屠宰加工勾画了整个产业链。*圣敏和虽然他们关注鸡的亲代,但他们也延伸到下游屠宰加工环节,并在鸡的上游祖先代有布局,但在鸡的商业代育种过程中,*圣敏和采用“公司农民”的模式,而圣敏的发展则采用自我繁殖和自我支持的模式。

事实上,神农发展是国内唯一采用一体化全产业链模式的白鸡企业。“至于为什么会形成这种独特的图案呢?老实说,我不知道。俗话说,神农创业时,只孵出小鸡,但后来小鸡卖不出去,所以它只是自己繁殖。由于福建不生产玉米,玉米价格不稳定,饲料是一个大问题。该公司后来建立了一个饲料厂。后来,一个完整的产业链模式逐渐形成。”陈建华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

无论如何,正是神农发展和整合的全产业链模式成为打开KKR国库的关键。

然而,尽管神农开发的整体产业链模型是独特的,但在经济理论上是不科学的。陈建华还承认,“从社会分工的角度来看,应该是每个社会化主体都聚焦于自己的领域,然后形成一个有机的整体。这是成本最低、效率最高的方法。从这个角度来看,“企业农民”模式是最科学的,包括世界上最大的白鸡企业泰森,它也使用这种模式,尽管它是一个“企业农场”。”“与‘企业’相比

自上市以来,神农已投资71.29亿元。其中,2009年10月首次公开发行募集资金7.65亿元,用于投资项目7.43亿元。2011年5月,非公开发行股票募集资金14.71亿元,全部用于投资项目。公司非募集资金投资高达49.15亿元。相比之下,神农发展前后上市的*ST民和(2008年上市)和益生元股份(2010年上市)自上市以来仅有1.82亿元的募集资金和7.46亿元的非募集资金投资。这从神农发展整合的整个产业链的发展模式上的大投入就可以看出来。在扩张过程中,资本问题一直是神农发展的瓶颈。在陈建华看来,这种发展模式甚至是“不合理的”。

但是,这种“不合理”的发展模式非常“合理”。“如果整个社会都遵守游戏规则,那么‘企业农民’的发展模式肯定是最‘合理’的。然而,在中国目前的国情下,整体产业链的发展模式最符合食品安全的生产需求。因此,这是最“合理”的。这也是整个产业链一体化发展模式的最大优势。”陈坚华说。

中国人民大学农业专家毛雪峰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像国内其他养殖业一样,白羽鸡产业最大的问题是分散养殖。与美国90%以上的白羽鸡产业集中度相比,中国白羽鸡产业集中度仅为30%,70%的白羽鸡养殖掌握在成千上万的小农户手中,造成了非常严重的问题“委托代理”关系,导致监管问题。这导致了2012年底的“快速增长的鸡”事件。虽然美国大多数白羽毛鸡企业也采用“公司农场”模式,但大型农场更容易监管。因此,在中国现阶段的发展阶段,整个产业链的一体化发展模式可以被视为解决食品安全问题的可靠手段。”

KKR看中了神农发展的这一点。“食品安全是KKR在中国投资的一个非常重要的话题。神农的发展从养鸡开始,到最后屠宰,包括鸡肉食品。整个产业链的质量控制是保证鸡肉质量的最重要原因,国内企业很少真正做到这一点。最终离开工厂的肉鸡在产品标准和药物残留标准方面都比普通竞争对手好得多,能够真正满足大型国际企业的需求。”刘海峰说。

回顾2008年KKR现代畜牧业的投资环境,当“三聚氰胺污染奶粉”事件发生时,食品安全问题上升到前所未有的水平。然而,奶源的安全也面临着这样一个问题,即中国绝大多数奶牛都在农民手中,符合政府对大规模养殖的要求。现代畜牧业前所未有地提出要发展中国的“万草牧场”模式。不难发现,KKR对神农发展的投资与其对现代畜牧业的投资逻辑具有相同的效果。也就是说,在国内食品安全问题日益突出的背景下,投资不仅能够满足食品安全要求,而且符合中国国情的培养模式。

当年KKR成功投资现代畜牧业后,尽管受到环境污染和疾病防控的批评,但现代畜牧业首创的“万亩牧场”模式在中国仍不断被模仿。得到KKR的青睐后,神农发展整体产业链的模式会被效仿吗?陈建华认为,由于特殊的区域环境约束、资本约束和人才约束,以及管理体制和运营体制等原因,神农的发展模式很难被同行业的其他公司简单模仿。“树可以做一根大筷子,但是大筷子不是树。同样,在白羽鸡行业,也有许多企业在各个方面都做得很好

然而,在远离其他国家的a股市场上,上海富熙食品的供应商之一神农的股价有一个相当微妙的趋势。开盘后,其股价一度下跌,早盘跌幅最大,超过6%。然而,它很快从下跌中恢复过来,收盘上涨0.4%。7月21日至8月29日,神农发展的股价上涨了17.93%。

股价的复杂趋势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神农应对食品安全危机的能力。尽管神农发展在伏羲事件后7月30日晚发布的2014年半年度报告中没有提到伏羲的名字,但其2013年年度报告显示,该公司是肯德基、明基(麦当劳指定肉类供应商)、伏羲(麦当劳指定肉类供应商)和戴珂核心鸡肉供应商的长期合作伙伴,也是双汇和泰泰乐的重要供应商。

据《中国证券报》记者报道,神农发展在肯德基2009年上市之前已经是其重要供应商。2013年3月28日,公司与肯德基签署《畜禽规模养殖污染防治条例》,其全资子公司福建神农发展(浦城)有限公司成为肯德基的另一个重要供应商。

神农和麦当劳的发展关系相对复杂。2010年12月6日晚,神农发展宣布将与美国雷克斯公司(伏羲集团的子公司)共同投资3.35亿元人民币,成立合资公司欧胜农牧,神农发展持有该公司51%的股份,并将成为继伏羲公司和明基公司之后中国第三家直接向麦当劳供应鸡肉产品的供应商。同时,神农发展也是富溪公司和明基公司的供应商。

伏羲事件后,7月21日晚,百胜!中国在其肯德基官方微博上发表声明,称百胜!中国决定立即完全停止从伏羲(包括上海伏羲)购买;7月28日,痴迷伏羲的麦当劳中国(McDonald China)也发表声明称,“从7月25日起,麦当劳已完全暂停在全国各地餐厅使用伏羲中国(包括其合资企业)的所有食品配料。”

据了解,在神农发展2013年的总收入中,整个富溪集团的购买份额仅为1.72%,对公司影响不大。然而,由于麦当劳的声明包括伏羲中国的一家合资公司,对职业安全与健康管理局的影响尚不清楚。根据2013年神农发展年报,欧洲神农的经营收入达到6.97亿元,占神农发展经营收入的14.8%。

然而,它就是所谓的“别人的砒霜对我来说就是蜂蜜”。从历史经验来看,神农的发展不会受到很大影响,但由于整体产业链模式形成的食品安全溢价,预计会从中受益。

中信证券指出,每一起食品安全事件都是下游客户调整采购策略、优化采购渠道的最佳时机。例如,“克伦特罗”事件后,双汇与该公司签订了战略合作协议,将每吨价格提高至580元。“快活鸡”事件后,肯德基发起“终极复仇”,通过六大行动全面加强现有的鸡肉供应商管理体系。该公司在肯德基采购量中的份额迅速从17%上升至18%,超过30%。最近的“伏羲”事件预计,该公司将进一步增加其在麦当劳采购中的份额,并可能取代伏羲,直接参与麦当劳采购。

陈建华还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我还听说麦当劳可能会改变其供应商模式。目前,包括中粮、嘉吉和美国在内的许多供应商正努力成为麦当劳的直接供应商。”

如果上述假设成立,麦当劳等大客户购买量的增加将进一步增强公司抵御风险的能力。

在白羽鸡行业所遭受的风险中,除了行业的周期性风险外,不可控制的风险主要是食品安全风险和疫情风险。从过去的经验来看,该行业的食品安全事故往往有利于公司的长期发展,而该流行病造成的行业低迷将对公司乃至整个行业产生不利影响。

在神农发展的整体销售额中,市场销售额要高于快餐企业

自2011年以来,神农发展的客户结构不断改善。2013年,公司前五名客户的总销售额占2012年全年销售额的46.96%,总销售额为22亿元。长江证券跟踪数据显示,2014年第一季度,神农发展收到肯德基吨订单、麦当劳4500吨订单、明基1600吨订单和双汇吨订单,同比分别增长200%、316%、50%和60%。长江证券预测,2014年第二季度,三农发展的主要客户订单将达到1.5万吨肯德基、3,000吨麦当劳、1,500吨明基和1.8万吨双汇,分别比去年同期增长80%、90%、180%和200%。

内外力量释放的生产能力

“无论是牛奶、猪肉还是鸡肉,中国都不缺乏生产能力,但缺乏高质量的生产能力。”刘海峰在《中国证券报》上告诉记者。

在一体化的全产业链模式下,随着神农发展销售结构的不断改善,大客户订单的不断增加,以及白羽鸡产业的触底反弹,神农的发展无疑已经到了产能快速扩张的关键时刻。

“作为一个长期投资者,我们着眼于总体趋势。该行业目前处于相对低点或高点并不是最重要的。关键是企业能否在更长时间内做得更好。”刘海峰说。

不可否认,从白羽鸡市场的角度来看,KKR此时对神农发展的投资无疑是一个非常好的投资机会。在今年第一季度触底后,白羽鸡行业在第二季度开始反弹,新的繁荣周期预计将开始。中信证券指出,在前两年行业低迷期间,整个行业面临财务压力,甚至破产风险。它于2013年3月至4月、7月至8月和10月至12月完成了三个大规模的交付过程,并在2014年继续加快交付速度。白羽肉鸡联盟同意在4月和6月淘汰祖先鸡,范围为30%。截至2014年第31周,中国的祖先鸡总数约为154万只,比去年的峰值下降了25%。

在引进方面,白羽肉鸡联盟于2014年初联合签署了引进配额协议,并计划将2014年的引进量限制在109.7万台(不包括神农发展和泰森)。7月,该联盟再次将配额降低10%,至98万套。预计总数量不会超过110万只,加上神农发展和台森,截至2014年上半年,共引进大型肉食祖先种鸡51万只,其中神农发展的种鸡4.33万只,比去年同期引进的89万只减少43%。

在这种背景下,神农的发展无疑迎来了扩大产能的良机。然而,受行业低迷和金融压力的影响,该公司产能交付速度一度放缓。目前,该公司浦城项目一期1.2亿只鸡中的第一批6000万只已经投产。据估计,今年将屠宰4000万只肉鸡,第二批6000万只鸡正在建设中。政和项目一期6000万台中的第一批3000万台将于2014年底投产,公司预计2014年完成3.4亿台。

KKR及时输血来得正是时候。“前两年我们只有80%的马力,现在我们终于可以恢复到100%。”陈建华表示,KKR资金到位后,公司肯定会在下半年加快投资项目建设。

根据公司的早期发展计划,公司计划在5年内实现7.5亿只白色肉鸡,到2020年公司的生产能力预计达到10亿只鸡,相当于重建几个神圣的农场。

但中信证券认为,神农产能的扩张不应简单理解为神农的重建。“虽然该公司的育种技术和设备在中国处于领先地位,但仍有muc

youtube.com